您的位置 : 笔趣阁网 > 灵异 > 冰川诡谈

更新时间:2019-09-10 07:50:10

冰川诡谈

冰川诡谈 忘忧棺人 著

连载中 祁连山郎青 神怪小说 轻松爽文小说 伦理禁忌小说 囚禁小说

冰川诡谈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祁连山郎青,是忘忧棺人最新为大家著作,目前已完结。全书主要讲述1972年经历了大雪崩后,我身边的兄弟一个接一个的神秘的死去……为了我的兄弟我和几位朋友凭着一张古老的藏宝图来到神秘的西昆仑深处,并深入地下去寻找救命之法,经历了鬼海血池,幽灵船,河童索命……一系列诡异惊悚的事情后,我发现,可怕的诅咒原来才刚刚的开始……

精彩章节试读:

72年我应征入伍,成了一个新兵。

在新兵连熬了三个月,就被分到了工程部队,成了一名专业的工程兵。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各部队的调动都是非常频繁的。

我们被一纸调令调到了距离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最近的祁连山,进行秘密地勘探任务。

72年的冬天特别的冷,我们一个加强班,再加上勘探人员,一共十二个人,被派往祁连山深处进行勘探。

祁连山的海拔在4000米以上,此时正是天寒地冻鬼呲牙的时候,我们的目标又在雪线以上,于是一个个捂得跟个棉猴子似的,在没膝深的雪里,每走一个都要喘上老半天。

我们就这样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跋涉,直到第十天的中午,祁连山的冰川像一个巨大的冰晶宫,悬在了我们的头顶上面。

走在冰盖下,每个人都走得轻手轻脚的,生怕一个不小心,把头顶这个巨大的冰块给震下来。

我们在冰川下临时休息,我一眼扫去,就看到郎青对着冰川一拜一叩的,嘴里还叨咕着什么东西。

郎青是当地人,跟我同一年入伍,这厮长得一副野性难驯的模样,暴怒的时候把牙一呲,十足的就是一条疯狗。

每次看他发火,我心里都暗想,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杂交出来的,叫他狼青真是一点都不冤枉他。

郎青这人我最了解,从来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新兵连的时候,对着连长都敢呲牙。

此刻看他神神叨叨的,就有点奇怪:“我说老狼,你丫鼓捣什么玩意儿呢,弄得跟望天拜月似的,你小子是不是要现原形啊。”

要是往常听到这话,这小子早就跳起来暴揍我了。

可是此时,他像是在完成一套神圣的仪式,对我的话根本充耳不闻。

良久之后,直到做完最后一个动作,这小子才跳起来冲我大腿上来了一脚:“丫给我滚蛋,少跟这儿贫嘴。”

郎青是蒙古人,但已经汉化,跟我一起在一个马勺里搅饭,不到半年,竟然学了一嘴的京片子。

我说:“你小子刚才在这地儿三跪九叩,弄得跟封建迷信似的,还有理了你。”

郎青一反平时的那种不着调,一脸的庄严肃穆:“我在拜天。”

我心说你丫怎么不拜地啊。

他继续说道:“我们家世居蒙古,但却是古匈奴的人后裔。祁连在古匈奴语里,有天之山的意思,翻译成汉话,就是昆仑。”

听他说道匈奴的时候我还在想,难怪这小子这么野性难驯,原来是匈奴的后人,祖上就这么不可教化。

后来听他提到昆仑,我的目光豁的一跳,这才想起来,古籍里,祁连山的确是古昆仑的发源地,整个华夏神话时代的开端。

我正要对他进行扫除牛鬼蛇神教育的时候,就听到我们班长大叫:“你们两个犊子,干哈呢,还不赶紧过来。”

班长是东北人,绰号叫老黑,平时最护犊子,不过教训起我们这帮“犊子”来,手也黑着呢。

我一听老黑出口就说犊子,估计他是想揍人了。我们两个不想被他揍,于是屁颠屁颠地朝他跑去:“那什么班长,我听老狼(郎青)说,祁连山的冰川上常年住的有爱斯基摩人,那儿的姑娘可漂亮了,老狼想介绍一爱斯基摩姑娘给你做媳妇,我正批丫的临阵招妻意志不坚定呢。”

老黑听了居然一愣,脸上出现了一丝的向往。

他是三十好几的人了,一听找媳妇就口水横流。

其实爱斯基摩人是我从测绘员小张那里听来的,压根就不知道那是个什么鬼。

郎青听我说完,就憋了一脸的坏笑。

老黑先头听我说的一本正经,开始的时候还挺神往的,扭头一看郎青那一脸乐的,跟哈士奇似的,就知道我们没憋什么好事儿,一脚踢在我的屁股上:“小瘪犊子,你找削啊!”

我正想继续刺激他的时候,忽然就听到咔嚓一声。

这动静太熟悉了,是63式自动步枪拉动枪栓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的人都是一愣,当即纷纷子弹上膛。

好半晌四周没有一点动静,老黑低吼了一声:“啥情况啊?”

郎青朝四下扫了一眼说道:“是毛猴儿先拉的栓,问他。”

毛猴儿本来姓侯,只不过这小子发育的有点儿返祖,一身毛发旺盛的跟只猴子似的,所以得了一个毛猴儿的绰号。

老黑才怒骂:“毛猴儿你个犊子,瞎咋呼呢?”

毛猴眼睛里充满了警惕:“班长,那儿有一双眼睛盯着我们。”

我们朝着毛猴儿手指的方向看去,在一个极度隐蔽的角落里,果然闪烁着一对绿色的三角眼,锐利的目光,直接刺向我们这里来。

我们搞不清楚什么状况,立刻都绷紧了神经。

队伍里的王工是纯粹的技术人员,看我们作势要用枪,忙说道:“同志们放下枪,放下枪,这里走火可不四(是)闹似玩儿滴,要是雪崩咧(了),额们(我们)就全四咧(死了)。”

王工虽然极力用普通话,但是依然带着浓浓的陕北味儿。

不过他说的有理,我们抬头望望压在头顶上的冰盖,那里覆盖着上百万吨的积雪,倾泻下来那就是一场白色风暴,我们几个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那个年代,最大的口号就是人定胜天。

不过在古冰川那种压迫性的气势面前,这句话我们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只见郎青紧锁着双眉,死死地盯着角落那对绿色的三角眼,似乎想起了什么事,压着声音说:“我说各位,雪山大了啥事都能冒个突,咱们还是小心些好。”

我暗暗奇怪,心说郎青这小暴脾气也有怕事的时候?

但见老黑一挥手:“郎青说得对,小心驶得万年船,把家伙收拾一下,咱们走。”

炊事员原本已经起灶煮水,听班长说走就走,只得拔灶。

但灶是热的,和冰凉梆硬的冰面贴在一起,底座已经给粘住了。炊事员跟个躬腰虾似的提了老半天,愣是没能给提起来。

“个老子的,你还挺横。”说完之后,大脚一挥,直接就踹了上去。

那灶倒是纹丝未动,就听到我们的脚下,忽然传来咔嚓一声脆响。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神怪小说
  2. 轻松爽文小说
  3. 伦理禁忌小说
  4. 囚禁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文学

回复冰川诡谈或者回复书号2407 阅读全文

×
友情链接:法国超级杯  亚冠直播网  足球直播  直播网  六合网  漫画  亚冠直播网  小说网  漫画  超级杯直播  球探网  小说  超级杯直播  小说  足球比分  小说网  法国超级杯  笔趣阁  直播吧  亚冠直播网  足球比分  欧冠直播在线  六合  欧冠网  金沙  漫画台  亚冠直播  欧冠网  188比分  亚冠直播网  亚冠直播网  金沙酒店  亚冠直播  金沙  欧冠直播在线  足球直播  六合网  亚冠网  亚冠直播网  六合  欧冠直播  亚冠直播网  球探网  欧冠直播网  男篮世界杯直播  漫画台  亚冠直播网  金沙酒店  直播吧  男篮世界杯直播  亚冠网  188比分  欧冠直播网  欧冠直播  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