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笔趣阁网 > 现情 > 无情剑有情人

更新时间:2019-09-14 13:28:09

无情剑有情人

无情剑有情人 小强永不灭 著

连载中 舟悟涯孟蝶 冶艳小说 架空历史小说 神仙妖精小说 神话小说

无情剑有情人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舟悟涯孟蝶,是小强永不灭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已上架落初。全书主要讲述有情无情,尽付一剑,只为无悔。这一剑,舟悟涯刺进自己身体。

精彩章节试读:

孟蝶的父亲叫孟云。

一个很多年前夏天的晚上,稻香、萤火虫、漫天繁星,铺满乡间的田野。乡间野径上奔跑的孟蝶,撞到了很多很多虫子的屁股。

“爸爸,我知道你为什么给我取名‘孟蝶’了!”他扑到父亲的怀里,“毛虫经过痛苦地挣扎和不懈的努力,化身为美丽的蝴蝶。这叫作‘破茧成蝶’,所以你叫我‘孟蝶’,是期望我将来有破茧成蝶的勇气吗?”

“不是。”孟云抱住儿子,抚摸他头发,用最轻柔的语气在他耳边低语,“庄周梦蝶,逍遥花丛,在我心里也有一个那样的梦。我想闻着花香,做一个庄周一样的梦,我想你娘了。”孟蝶不解父亲的话,只是他很温柔,那夜晚也很温柔,有星星有萤火虫,还有稻香和藏里边的蛙声,就够了。

后来他明白了父亲的话:母亲难产,生下孟蝶后离世;父亲得了孩子,失去了妻子,未曾再娶。

他没见过母亲,他对父亲的记忆也仅仅停留在很小的时候“稻花香里莹虫飞”的模模糊糊,他们很早就都离孟蝶而去,但他喜欢这个名字。天性使然?或者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吧。难道男人就必须要打打杀杀、一胸豪迈?那些做着温婉抱住东方女人的旗袍裁缝很多不也都是男人吗?他偶尔想过要做一个裁缝,给美丽的东方女人们量量胸围、量量小腹、量量屁股,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啦。只是偶尔会做梦,梦见母亲穿上旗袍的样子,或许还有只蝴蝶围着她转,最后化作发卡靠在母亲的耳边。孟蝶很是激动,立马醒了过来,下面湿了,老老实实裤子换掉。屋里空荡,往外看,或许还能看见天空里的星星。当然经常能看到黑夜里的舟悟涯——他时常夜里无法入眠。孟蝶看着他,心里想,“我这个名字挺好,是一种思念吧。”

父亲病逝后,是舟悟涯担负了本该属于孟蝶父母养育子女的责任,孟蝶叫他,“叔叔”。十多年,空旷的孟家府宅里青灯烛火相伴的日日夜夜,历历在目。想起这些,脸上又多了几分欢实。虽然家庭破碎,好在他并不曾受多少委屈,舟悟涯把他养得挺好。四肢不发达但也齐全,吃好穿好没什么大忧愁。

老人以为自己的过失惹人厌了,一时不再言语,时间在两人间静止,却是让孟蝶正好享受温柔的回忆。两个不同性格的人如果真没了交流,彼此间真像处在两个不同维度的世界。

人的心情好,便也什么都不会计较了,孟蝶还想要把自己的愉悦分给老人一些,想让他也快乐,“堂爷爷,我没有生气,只是想到了我爸。”虽有些哀伤,不过眼里还是很温柔,像恋爱时男孩包容女孩的胡搅蛮缠,还没戳到痛点。美好的爱情不仅能让人盲目,更能让人心胸宽敞。他一时间觉得自己完全长大了,竟还能有如此包容的胸襟,随后还给了老头一个微笑。

老爷子提起的心完全放下来,脑子里已经默认孟蝶就是可以倾诉的朋友了——是他对孟蝶施展的那招“好警察和坏警察”生效了,把孟蝶收服了。孟蝶给了他一个“定心丸”,这还有什么不能说的?随口又抱怨,“是你父亲的错。要不是你父亲把舟悟涯带到孟家来,你二叔孟岳怎么会和舟悟涯比剑?孟岳可是我们家最有天赋的人。阴差阳错,你二叔走了,舟悟涯从你父亲那里继任了天剑主。现在天剑在外姓人手里,不是长久之计,着实不让我安生。你赶紧练好本事,重新把天剑主位置拿回来。”

“闭嘴,臭老头!”老妇人轻骂道。

老头用轻蔑的眼神看着老伴,“你个女人懂什么?男人间的谈话就应该这样直来直往,有什么说什么,这有什么的。”他以为照着刚才孟蝶温顺的样子,会理解他,会再给他微笑。

“你这话可就说得不对了!”孟蝶冷漠了脸。完全没了刚才的戏,是早过了甜蜜期的新婚夫妇开始爆炸的争吵,婚结了、衣服也脱了,随时都能吵起来。他承认刚才是陪老爷子演戏,但演这出戏的前提是他自己想演下去,现在他不想演了——他极度地讨厌着这种世代家族遗传下来的荣誉感——孟家的荣誉。他本来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又何谈所谓的世代家族?他不禁想起了那些成长的烦恼,他像个异类一样和这个武道世家格格不入,没有天赋的他在这条路上艰难地爬着。

他的上一代,是孟家三兄妹,孟云、孟岳、孟雪。孟云作为嫡长子,继承了天剑主之位。后面孟云把舟悟涯救回来,还和他结了金兰,也算让舟悟涯入了天剑门。倒是舟悟涯和孟岳年纪相仿,两个二十出头血气方刚的人经常是互不信服地比试。自打懂事起,孟蝶常看到二叔孟岳怒气冲冲地找上舟悟涯,剑和剑撞击起的电光火石常把他吓退得很远。刀剑无眼终究还是铸成了错,一次孟岳醉得厉害,仗着疯劲半夜里要找舟悟涯决战。孟云想拦他却没他的力量和天赋,孟蝶眼见父亲被醉疯的二叔推挤到墙壁,被刺伤了。孟云从此落下病根,身体每况愈下,临走之际托孤,找来孟岳和舟悟涯。孟云问孟岳:“承认不如别人真的很难吗?”孟岳咬着牙哭,“对不起,哥,真***是办不到。”孟云走了,孟岳也带着愧疚和愤恨流放自己偿罪,他对舟悟涯说:他一生都不会比别人差,等他能打败舟悟涯就回来。

自此孟蝶便在舟悟涯监护下成长,深切体会那一句“远亲不如近邻”。老头子一句话归结于舟悟涯的错,他要反对。舟悟涯如果是他口里的“外姓人”,那他这个被外姓人养育成长的又算什么?城乡结合部吗?

“什么叫外姓人?”他盯着老头子嗔道。

“嗯!?”老头子缩了一下脑袋疑惑了一下,随后马上就恢复了长辈不可侵犯的严厉表情,在后生面前老辈当然不会错,“哪里不对?”

“他是我叔叔,我爸的结义兄弟。”

“舟悟涯不姓孟!我还是你爸的叔!你的爷爷辈!”老头气红了脸,“我才是和你有血缘的人!我是你亲爷爷的亲兄弟!你注意跟长辈说话的语气!”

“你也知道你是长辈,你——”孟蝶想骂“你配吗?”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回去,咬住嘴唇不说出来,只瞪着眼顶撞他,却是没有老头子凶,这不是孟他擅长的。想到舟悟涯还在下面等着,最后只能歪着脑袋轻描淡写说了句,“堂爷爷,是我错了,我给你认错,给你赔不是。”

一旁老妇人赶紧打圆场,“孟蝶你别介意,你堂爷爷刚才的话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却还是挡不住两个男人的争吵,又被挖到“话点”,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接着碎碎叫囔。

“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你说出来!”

“不敢。”

“有屁就放,瞪眼算什么。”

“瞪你又怎样?”

“再瞪眼,我可真打你了。”

“你打呀,把我打死了,孟家就没子孙了。”

老头扬起手:“你个不肖子孙!我打死你!”

老妇人眼见他们要动手,知道没法劝和,只能赶紧推开孟蝶:“你赶紧下楼找舟悟涯。”

看老爷子真扬起了胳膊,孟蝶自知打不过,只能负气而出,“好,婆婆,我马上走。”快走到门口,还是甩了衣袖,想起了他父亲曾说过的话,碎碎念叨,“难道承认不如别人真的很难吗?”

马上就被一只手抓着衣领拎起来。老爷子吼道:“不打你,你当管不了你?”

“放开。”孟蝶生硬地掰扯他手腕。

“我亏待过你吗?你还没为孟家出过什么力,现在就是出去办点事,好大的少爷脾气。”

“哼!”

“哼什么?作为孟家的长孙,你怎么就没有一点孟家子孙的荣誉感?”

“孟家有什么荣誉感?”

“我们孟家世代守着天剑,威震西武林,这还不够吗?”老爷子提着孟蝶的脖子摁到墙壁上。

“天剑?威震西武林?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爸小的时候,就没见过他爷爷。我出生,我爷爷早不在世上。以后我的儿子女儿,已经注定没有爷爷。我的孙子、孙子的儿子、孙子的孙子呢,又会怎样?你和我说啊?天剑就是个诅咒,你家和我家,哪个不是家破人亡?”孟蝶吼叫扭曲了脸,眼睛却只能往上看,空空看着天花板,不让泪奔跑出来,呆呆说着,“这才是孟家,永无止境的宿命。”

“你!”老爷子也是出了泪,手僵住了没力气,说话也没力气,难受地骂了一句,“你个不肖子孙,叛徒。”老妇人也被孟蝶的话折磨地难受,好像被实话刺痛,一种不期而遇却又实实在在的伤痛。时空静止,大半天来正法塔顶层终于难得安静的时光,老头子抓住孟蝶的手放下也不是、用力也不是,呆呆地无力地挂着。

好一会,孟蝶咬着嘴唇,轻轻拨开老头的手,跟他们作别,“爷爷、奶奶,我走了。”没走两步,又回过身来,脸上带着神伤,却把右拳头握到胸前,愈发觉得正义,咬着牙,“爷爷,刚才那些话我想很久了,就由我来和天剑做个了断。”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3章 正义的叛徒
  • 第4章 完美情人
  • 第5章 自私的守护
  • 第6章 谎言
  • 第7章 悲伤的告别
  • 第8章 前世
  • 第10章 戏言
  • 第11章 世道境迁
  • 无题
  • 第13章 人杰地灵
  • 第14章 套路
  • 第15章 英雄末路
  • 第17章 无情
  • 第22章 再疯一个
  • 第23章 失落的麦田
  • 第24章 命不由己
  • 第25 盛怒
  • 第26章 再染风尘
  • 第27章 芳华
  • 第28章 诗人和哲学家

猜你喜欢

  1. 冶艳小说
  2. 架空历史小说
  3. 神仙妖精小说
  4. 神话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友情链接:超级杯直播  足球直播  漫画  小说  金沙酒店  欧冠直播网  欧冠直播网  亚冠直播网  欧冠直播在线  六合  欧冠直播  亚冠网  亚冠直播网  亚冠直播网  金沙酒店  超级杯直播  亚冠直播网  六合网  男篮世界杯直播  六合网  欧冠直播  法国超级杯  亚冠直播  欧冠网  直播吧  金沙  直播吧  小说网  欧冠网  男篮世界杯直播  亚冠直播网  六合  足球直播  188比分  法国超级杯  金沙  小说网  亚冠网  小说  亚冠直播  足球比分  亚冠直播网  漫画台  笔趣阁  足球比分  亚冠直播网  漫画  欧冠直播在线  漫画台  直播网  直播网  188比分  球探网  球探网  亚冠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