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笔趣阁网 > 现情 > 蚀骨危情

更新时间:2019-09-16 12:09:21

蚀骨危情

蚀骨危情 老油条  著

连载中 楚锦然陆琛年 探险小说 报复小说 抗战小说 星空小说

主角是楚锦然陆琛年的名称叫《蚀骨危情》,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老油条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结婚两年,老公就出轨两年。她爱他入骨,所以一忍再忍。可他越来越过分,一次次把小三带回家过夜,还嫌弃她碍眼恶心。好,恶心那就离婚吧!她一纸协议,丢在他脸上,可他却像是黏皮糖似得缠了上来。她去哪儿,他就跟去哪儿。她终于受够了,问他:“你到底要干嘛?”他深情回答:“要你跟我复婚。”

精彩章节试读:

“嗯啊……陆总,别咬那里……人家疼……”

深夜,楚锦然拧开别墅的大门,还未走进屋里,就听见了楼上传来的暧昧声音。

女人的娇吟声,叫得热情婉转。

光是听到声音,楚锦然的脑子里都可以想象出楼上的房间内凌乱、旖旎的场景。

楚锦然身体一僵,手指下意识的攥紧,片刻之后,她若无其事的关上了门,鞋子也未脱,就踩着高跟鞋,一步步上楼。

或许是她的脚步声在深夜的别墅里太过刺耳,屋子里的声音似乎小了一瞬,随后变得更加的高亢,刺耳的像是要将门板都一并震穿。

楚锦然睫毛垂了垂,挡住了眼底的全部神色。

站定在门口,她抬脚,粗暴简单的直接一脚踹开。

砰的一声震耳大响,屋子里的动静,瞬间安静了下去。

举目望里一看,她结婚两年的丈夫,陆琛年正姿态慵懒的坐在那里,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岔开雪白的双腿,伏在他身上,正做着不知羞耻的动作。

整个场面,刺痛着楚锦然的眼睛。

“陆琛年,我说过,别把你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带到家里来,脏了我的屋子!”楚锦然冷着脸开口,嗓音冰冷。

陆琛年抬起眸子,深邃而晦暗的盯着面前一脸淡定的女人,眉头一挑。

“你的屋子?楚锦然,一个月没见,你不要脸的功夫倒是又增进不少,这屋子里,有哪样东西是你的?”

这间屋子,从修建到装修,全都是陆琛年一手安排,每一件装饰或者实用的东西,都是他精心挑选来的,曾经,他以为这里会是他和这个女人的家。

曾经。

楚锦然抿住了唇,捏着手包的指头略微收紧,只是脸上丝毫情绪也不显露。

陆琛年掀起眼皮淡淡看了她一眼,又垂了下去,捏着怀里的妖艳女人的下巴,看似亲昵,可那双半垂眼睑里的眸子,却冷沉而吓人。

他讨厌楚锦然那副永远淡定从容的模样,哪怕是自己的丈夫当着她的面出轨,她似乎都根本不在意。

而被他捏着下巴的女人见此,斗着胆子,使劲了手段的吸引着陆琛年,动作大胆,姿态撩人。

楚锦然盯着沙发那两个人不顾旁人兀自卿卿我我的男女,手指愈发收紧,理智上,她知道自己现在就应该走的。

免得越看越心伤。

可是……她想起父亲和继母今天求她的那些话,还有那笔家里公司等着救命的钱,她的脚步,又生生的顿在原地。

陆琛年看也不看她,搂着女人的动作越来越过火,越来越碍眼。

楚锦然盯着他们,一股莫名的怒火,渐渐涌出,盖过了她脑子里那些乱糟糟叫嚣着的家事,只剩下眼前厮磨的男女。

做了一个深呼吸,楚锦然忽然几步上前,抓起一旁的茶壶,兜头就将里面的热水尽数泼在那对男女身上。

女人尖叫了一声,急忙从陆琛年身上滚下去,不住的拍打身上滚烫的热水。

因为两个人姿势的原因,热水大部分都倒在了女人身上,陆琛年毫发无伤,依旧是那个潇洒高贵的姿势,大大方方的坐在沙发上,就算是自己衣衫不整,胸口大露,也丝毫诋毁不掉他身上那股自带的矜贵气质。

平心而论,这个男人,俊美得惊心。

他抬起深邃精致的眉眼,似笑非笑的望着楚锦然,眼神莫名的让楚锦然心里有些发毛。

她不敢跟他对视,只能转过头,对着一旁的女人撒火。

“给我滚出去!”

女人被泼了热水,也是一身的火气,怎么能甘心?

又想着陆琛年跟楚锦然两个人根本不和的婚姻,还有刚才陆琛年对自己的热情,她蹬鼻子上脸,抱着陆琛年的双腿装可怜哭道:“琛年,我被开水烫得好疼……现在她还叫我滚,我……”

说了一半,她捂着脸开始哭。

陆琛年又垂下眸子,轻淡的看着她。

“她叫你滚,你就滚。”

女人一愣,没想到刚才还对着热情万分的男人,怎么就突然翻脸了。

陆琛年盯着她,勾唇,笑意迫人。

“怎么,要我亲自把你扔出去?”

“不、不敢。”女人后背冒寒,连忙站起身来,抓起自己的包包,不顾狼狈的踉跄着快步跑出去。

临走前,还下意识的给屋子里气氛怪异的两个人关上了门。

房间里,安静诡异。

陆琛年依旧是那副要笑不笑的渗人样子,只盯着楚锦然,也不说话。

楚锦然每次都会被他的这种眼神看的心里发悚,竭力绷着淡定的表情,盯着屋子里的某一点,佯装从容。

“陆太太,你赶走了我今晚床伴,怎么负责?”陆琛年开口,语气颇有几分放荡不羁。

楚锦然扫了他一眼,原本想要讽刺他几句,可话到嘴边,又忽然想起了父亲和继母的话。

要她今晚向陆琛年要五千万的投资。

她僵了一下,紧攥着手包,顺着陆琛年的话问:“你想要我怎么负责?”

陆琛年仰身,靠在沙发上,只似笑非笑的盯着楚锦然看,不说明,但那双幽深眸子里的隐晦意思,却再明显不过。

都是成年人,这个负责,还能是什么负责?

楚锦然身体愈发僵硬,可形势所迫,有些事情,她不得不做。

转过头,楚锦然忽然勾起艳红的唇角,她本就五官出挑,又因为工作画了淡妆,将原本就精致的容貌修饰得更加明媚,挑唇一笑,眼角眉梢里都带着动人的艳美。

踩着高跟鞋缓步靠近,最终停在距离陆琛年一步远的地方,俯下腰,她主动贴近陆琛年,吐气如兰,说不出的勾人。

“那么陆总,你又打算用什么,来换我的负责?”

陆琛年呼吸微重,盯着近在咫尺的女人脸,以及她弯下腰时,从她领口里半遮半掩露出的几分风光,眼眸幽暗。

不说话,他直接就先扣住了楚锦然的手腕,一个用力,女人纤瘦修长的身体,就被他翻身压在了挺拔的身躯底下。

两个人的距离,暧昧挑逗。

陆琛年捏住她纤细的下巴,哑声开口:“这安城,还有什么东西,是我陆琛年拿不出来的吗?”

言外之意就是,她楚锦然想要什么,他就能拿什么。

车,房,钻戒……他什么都能给她买。

楚锦然放软了身体,主动抬手,勾住陆琛年的后颈,声音娇软:“我要五千万,投资在我家公司。”

一句话,让原本旖旎的气氛,陡然寒冷如冰。

陆琛年捏着她下巴的手指,微微收力,甚至那原本的温热的粗糙指腹上,都带着几分刺骨的冷。

这个女人,就只要钱。

从结婚到现在,她的眼睛里,永远就只有钱。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探险小说
  2. 报复小说
  3. 抗战小说
  4. 星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友情链接:欧冠直播在线  男篮世界杯直播  欧冠直播  漫画  188比分  金沙酒店  直播吧  漫画台  金沙  足球比分  超级杯直播  亚冠直播网  男篮世界杯直播  金沙酒店  亚冠直播  亚冠直播网  欧冠直播网  笔趣阁  欧冠网  欧冠网  六合  188比分  亚冠直播网  超级杯直播  小说网  球探网  六合网  足球直播  足球比分  亚冠直播网  欧冠直播  亚冠直播网  亚冠直播网  欧冠直播网  法国超级杯  六合  小说  金沙  小说网  法国超级杯  漫画台  直播吧  亚冠网  漫画  直播网  小说  亚冠网  球探网  亚冠直播网  欧冠直播在线  亚冠直播  直播网  亚冠直播网  足球直播  六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