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笔趣阁网 > 都市 > 重生嫡女复仇忙

更新时间:2019-01-17 15:51:05

重生嫡女复仇忙

重生嫡女复仇忙 蓁蓁妖妖 著

连载中 风陶陶舒泠泠 女强小说 未来小说 宠婚小说 励志小说 网王小说

精彩小说《重生嫡女复仇忙》是蓁蓁妖妖写的言情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风陶陶舒泠泠,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前世惨遭渣男庶妹虐待而死,为了渣男付出一切,到最后却连自己的家人都害死,重来一世,定要手刃仇人。

精彩章节试读:

朔风凛冽,夹带着那看似柔软的六角雪花也变得硬性起来,划过脸颊时硬生生地留下了几道轻微泛红的划痕,连下了两天两夜的白雪厚厚地覆盖在苍茫大地上,遮掩住了御书房原有的模样。漫天白色中,一抹娇柔的红色显得极为醒目。通体着红本该是张扬而又热烈的,可穿在这柔弱女子的身上却衬得她多了几分苍凉感。

“小姐,天下初定,皇上定是繁忙,你先和奴婢回侯府去暖和暖和,待皇上忙过这一段时间,我们再来求皇上好不好?”红衣女子旁身着月白色长衣女子小心翼翼地对红衣女子说道。

“如意,这流逝的一分一秒可是父亲和弟弟的性命啊,我怎么耽搁得起,如果没有了他们,那座府邸对我而言也只是一座院子罢了,回去徒增伤心。”红衣女子缓缓而道。

“小姐,如意明白,可是你已经在这里受着风雪等了两日了,如果你要是再出了什么事,谁来救老爷和少爷?”被唤作如意的女子眼里满含悲伤地问道。

“如意,你说皇上会答应我放了父亲和弟弟吗?”

“只要皇上见到小姐一定会答应的。”可是,小姐都已经在御书房门口候了两日了,皇上若是像他口中那样心怀小姐的话应该早就出现了。

“那皇上什么时候才会忙完呢?”红衣女子继续问道。

“皇上忙着陪本宫,哪里有时间来见你这***坯子。”一身宫装打扮围着纯白貂绒围脖的盛装女子在一群宫女太监的簇拥下缓缓走来,在洁白的雪地上留下了一串污浊混乱黑色的脚印。

“二小姐,你怎么可以说大小姐是***坯子?”如意愤怒不平地替自己的主子打抱不平。

“什么时候哀家说话就连一个下人也可以插嘴了?来人,给我掌嘴二十。”宫装女子伸出放在特制捂手棉花上的右手轻轻抚了抚发上的翡翠簪子,缓缓而道。

“二妹,如意不过是替我鸣不平,一时口快,你就饶了她这次吧。”红衣女子见几个悍妇拖着如意就要掌嘴,急忙对宫装女子说道。

“既然我大姐开口了,那就掌嘴三十吧。”说完,宫装女子还不忘戏谑挑衅地对红衣女子笑了一笑。

“你!”红衣女子满眼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嘴角轻挑,宫装女子缓步到红衣女子身旁,附在耳旁,轻言:“你当我还是你那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妹吗?”说道“庶”字时还特意拉长了音调。

红衣女子侧过头满眼不解地看着宫装女子。

“哈哈……”看到红衣女子的表情,宫装女子拉着她的手看似姐妹情深地看着红衣女子说道:“姐姐,听闻你在御书房前站了两日所为何事啊?”

那一声熟悉的姐姐抹灭了红衣女子眼中的不解或者是她特意暂时遗忘了这份不解,声音颤抖地说道:“妹妹,有人举报父亲和弟弟通敌叛国,父亲和弟弟已经被抓进天牢了,现在只有你我二人可以救父亲了。”

“姐姐,我知道,但姐姐可知道在你傻傻地站在御书房企图感化皇上赦免父亲和弟弟的时候,我在四处为他二人的事奔走?”说完,宫装女子还用手绢拭了拭眼角那不存在的泪。

“好妹妹,”一行清泪从红衣女子的脸颊划过滴落消失在茫茫白雪中。

“来人,将我救下来的父亲和弟弟带给大小姐看看。”宫装女子一声令下,即有太监拎着两个麻袋走上前来。

“姐姐,皇上已经答应将父亲和弟弟交给我处置,我特意将他二人给姐姐带来,打开。”话毕,几名太监迅速将麻袋里的东西抖落出来,随之掉落下来的不仅有成千上百条小蛇还有两具遍布伤痕甚至露出白骨的身体。

“啊……”看见雪地上的小蛇还在拼命撕咬那两具勉强看得出来是人的躯体,红衣女子忍不住发出了一声***。

“姐姐,辰逸疼……”地上趴着的两人中一人听到红衣女子的声音努力地翻过身看着红衣女子说道。

“辰逸,”看清地上被蛇群围在中间撕咬的竟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弟弟风辰逸,红衣女子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情感飞奔过去,扒开游走在风辰逸身上的小蛇将其抱在怀里,轻轻抚过风辰逸脸上的蛇伤,“辰逸,姐姐在,姐姐这就救你。”

“陶儿……”一个及其沙哑的声音从风辰逸姐弟旁传来。

“父亲,”待红衣女子看清那声音的主人时,忍不住泪流满面,“皇上怎么能这样对你们。”

“姐姐,父亲和弟弟犯下的可是通敌叛国的罪名啊,皇上肯赦免他们已经是皇恩浩荡了。而且,提出这样惩罚父亲和弟弟的是你的好妹妹,我风歌清呢,”自称是风歌清的宫装女子似是等待红衣女子的夸奖那般地说道。

“风歌清,你怎么这么狠心,父亲是你的父亲,弟弟也是你的弟弟啊,你怎么狠得下心?”红衣女子边努力地将风辰逸和他们父亲身上游走的小蛇捡开边愤愤地说道。

“我的父亲,我的弟弟?风陶陶,你也太搞笑了,在你们的眼里我永远都只是一个庶女,他们的女儿,他们的姐姐也永远都只有你风陶陶一人。”风歌清发疯了一般地说道。

“孽女,”地上躺着的风家侯爷不顾身上小蛇撕咬所带来的疼痛或者是他已经麻木了,对着风歌清吼道。

“看吧,姐姐,在父亲的眼里我可算不上好女儿呢,是孽女呢。”风歌清浅笑盈盈地说道。

“歌清,你快让人来把蛇赶走,救救父亲和弟弟,就算以前我们有什么误会,大家都是一家人啊,”被唤作风陶陶的红衣女子满脸泪水地求着高高在上的风歌清。

“误会?那是姐姐没亲身经历过呢,而且,我怎么会救他们?我要的就是他们死。”风歌清恨恨地说道。

“你!”气愤不过的风陶陶食指颤抖着指向风歌清。

“我?我怎么啦?造成这种结果的可是姐姐你呢。如果不是姐姐太优秀了以致大家都看不见我的努力,我又怎么会步步为营去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呢?”风歌清缓缓踏过白雪走向风陶陶。

“来人,给本宫把大小姐拉开,”风歌清一声令下,几个悍妇随即将风陶陶与风家父子分开。

“啊啊啊……,”随着风歌清将一团粉末状的东西撒在风家父子的身上,一阵阵令人胆颤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御书房的上空,或者说是整个京城的上空,那声音似是来自阿啾啾地狱。

“父亲,弟弟……”悲怆的风陶陶拼命地想靠近地上痛苦不已的风家父子,无奈被几名悍妇死死拽住,徒留大红色的衣衫飘扬在漫天飘雪的空中,与地上风家父子的鲜血遥遥相看。

“老爷,少爷……”被掌完嘴的如意看到这成百上千条小蛇交缠在风家父子身上不禁流下了泪水。

“姐姐,妹妹是看着父亲他们太痛苦了,于心不忍,这才加了一点特制的药粉让小蛇儿动作快点,你不会怪妹妹吧。”风歌清一副做错了事害怕被训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着风陶陶。

“姐姐,妹妹眼神不好,你看看那是弟弟还是父亲的肠子啊?”不待风陶陶回话,风歌清继而说道。

看见小蛇在撕咬着父亲和弟弟的内脏,风陶陶大脑一片空白,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小姐,小姐,你快醒来好不好,”耳旁带着哭腔的声音正是那熟悉的丫鬟如意。

“姐姐,姐姐,你快醒醒,妹妹以后只有你一个亲人了,”耳旁那令人心碎的哭声听起来好熟悉,好刺耳,正是风歌清。

“噗,”一口鲜血喷出,风陶陶缓缓睁开双眼,想到昏迷前看到的场景,忍不住环顾四周,看到原来风家父子躺的地方如今只剩下两具白骨。

“姐姐,你怎么可以晕过去,妹妹还有很多话要和你说呢。”见风陶陶醒来,风歌清拉着她的手悲伤不已地说道。

“你个蛇蝎女人,快放开大小姐的手,”受不了风歌清口是心非的如意一个箭步上前拉开了风歌清的手。

“蛇蝎女人,本宫这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蛇蝎女人,”广袖一挥即有几名悍妇上前将如意扔进蛇群。

“不!”风陶陶的声音淹没在蛇群的撕咬声和摩擦声中,“歌清,姐姐求求你放了如意吧。”

“小姐,不要为了奴婢去求这个毒妇,”任凭蛇群怎样在她身上游走和撕咬吞噬她的肉体都没吭一声的如意阻止着风陶陶向风歌清求情,毕竟在她的心中,高高在上的小姐其实眼前的毒妇风歌清能比拟的,哪怕是为了自己,如意也不允许风陶陶向风歌清低头。

“喏,姐姐,不是妹妹不帮你哦,是你的丫鬟骨头硬哦,我倒要看看是她的骨头硬还是蛇的牙齿硬,”语毕,风歌清一把粗盐撒在如意身上。

“啊......”忍受不了全身疼痛的如意扬天发出了深深怒吼,那声音似来自地狱,“风歌清,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小姐?”带着几分不解随即释然的表情看了一眼风陶陶,满身伤痕还爬满毒蛇的身躯缓缓倒下之前和着泪水,如意不舍地说道:“奴婢再也不能侍奉小姐了。”

“怎样,姐姐,杀了自己心爱的丫鬟是什么感受啊?”风歌清的挑衅没有唤回风陶陶的理智。看着手中在沾满血液的宝剑和一旁如意的尸体,风陶陶发现她亲手杀了如意,那个从她一出生就陪在她身边的如意,那个视她为唯一的如意,哪怕是为了让如意解脱,可是她还不是亲手杀了如意。

“啊......”随着呐喊,两行血泪从风陶陶眼中流出。不疯魔,不成活,血泪配着大红衣衫衬得风陶陶如一个恶魔般地仇视着风歌清。

“风陶陶,你的一切,名誉、亲人、朋友都被我毁了,可是,怎么办,我还是不开心,因为你的美貌还在啊,妹妹还没有得到你的美人皮啊。”随着风歌清的一个眼神,几名异士上前拽住魔怔了的风陶陶,只是一掌便震开了身上的大红衣衫,漫天飘扬着的大红碎片衬得那白白的雪景甚是美丽,可却不及风陶陶洁白的胴体万分之一的美。

“动手,”随着风歌清一声令下,几名异士徒手从风陶陶的蝴蝶骨出剖开一条缝,缓缓地小心翼翼地将风陶陶的皮一点一点掀起。

随着疼痛的加剧,风陶陶恢复了意识,动手就要用手中的剑乱划自己身体。既然风歌清想要这幅美人皮,哪怕是自己的皮,也要不惜一切代价毁了它。可是那几名异士却像看穿了她的心思那般,在风陶陶动手的瞬间抓住了她的手,弄得她只得恨恨地看着风歌清。

“姐姐,黄泉路上太凄苦,你去陪着父亲弟弟还有你那早死的娘亲好不好?”风歌清挑衅地笑着对风陶陶说道。

“娘亲?是你!”三千青丝随风飘扬,因失血过多而颜色苍白的风陶陶死死地看着风歌清恨不得吃了她。

“是我和我娘杀的,可是人家有送你们一家团聚啊。”

“风歌清,如有来生,我定手刃你;如无来生,化作厉鬼我也不会放过你......”话音未落,褪去人皮血肉淋淋的风陶陶浑身是血如落叶一般倒落在厚厚的雪地里......

猜你喜欢

  1. 女强小说
  2. 未来小说
  3. 宠婚小说
  4. 励志小说
  5. 网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友情链接:188比分  金沙酒店  欧冠直播  球探网  六合  笔趣阁  金沙酒店  男篮世界杯直播  亚冠直播网  六合  欧冠直播在线  欧冠直播网  小说网  漫画  漫画台  足球比分  亚冠直播网  六合网  直播吧  亚冠直播网  超级杯直播  直播网  球探网  欧冠直播网  小说网  欧冠网  金沙  直播吧  欧冠直播  欧冠直播在线  亚冠直播网  直播网  足球直播  亚冠直播  亚冠网  足球直播  漫画  超级杯直播  小说  法国超级杯  亚冠直播网  亚冠直播网  亚冠直播网  六合网  亚冠网  男篮世界杯直播  法国超级杯  漫画台  亚冠直播  金沙  欧冠网  188比分  足球比分  小说  亚冠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