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笔趣阁网 > 资讯 她,他结局在线阅读 她,他完整版小说

她,他结局在线阅读 她,他完整版小说

时间:2019-09-10 15:31:32编辑:幻灵

她,他

推荐指数:10分

《她,他》在线阅读全文

《她,他》中主要人物有木子段文芝,是潘小诺倾心巨作,目前正在连载中。这是一个用主角来衬托配角,用配角来成全主角的故事。

《她,他》 初到大理 免费试读

文萱拖着个行李箱站在十字路口旁,看着夕阳下开阔的田野静悄悄,心里哇凉哇凉的。一辆拖拉机“突突突”地开过,扬起一片尘土。文萱用手在眼前挥了挥,她的眼眶里噙满泪水,分不清是因为眼前的尘土还是因为这两天的遭遇。

这说起来都怪自己作,爸爸说要赞助自己从广州到大理的机票她偏偏不要,坐了26小时的火车到了昆明,虽说是卧铺,各方面条件都挺好,但偏偏周围都是喜欢吃泡面的人。于是,在这26个小时里,文萱有一半时间是闻着泡椒和脚丫子混合的味道度过的,胃里一阵又一阵地翻腾,除了口香糖和矿泉水,文萱什么东西都吃不下。下了火车,文萱又迷迷糊糊地上了一辆出来拉客的私家车,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度过了舒适又惬意的几个小时。因为太过惬意,文萱话也多了起来,跟司机大叔大谈特谈自己对大理的向往。司机大叔是大理本地人,听文萱这么说很是得意,于是一得意起来就忘了形。他把车开进一条乡村小路,一手搭在车窗上不无豪迈地说:“姑娘,叔今天就不走寻常路,带你领略一下什么叫大理风光!”

然后,然后车就抛锚了。

更悲催的是,停车那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而且文萱那时发现,其他乘客早下车了,就剩她一个人。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了,司机大叔既着急又内疚,他不停地搓着手说,失策了失策了,再给我点时间,我打电话找人来帮忙。

弄清楚形势之后,文萱反倒在心里升起一股悲壮之情。她整理了一下双肩包,拎起行李箱就要走。在大叔的极力阻止之下,他们交换了电话号码。再往前走的时候,文萱觉得自己身上有一种大义凛然的味道,任由司机大叔在后面喊,要是遇到麻烦就给我打电话!文萱头也不回,举起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留给大叔一个潇洒的背影。

而此刻的文萱,真是恨透了那个假装潇洒的自己。什么叫“出师不利”,她算是深刻体会到了。

太阳已经下山了,天也一点一点地黑下来。文萱干脆蹲下来,打开手机搜索地图。网络奇差,加载得很慢,文萱看着手机屏幕,差点没睡着。

突然一道光照在文萱身上,越来越近越来越强,还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文萱用手挡在眼睛上方,慢慢站起了来。不一会儿,一辆小卡车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姑娘,你要去哪呀?”一个年轻小伙从车里探出头来问到。

“大理古城。”文萱说。

年轻人把手搭在车窗上,竖起大拇指往后一指,说:“走,捎你一程。”然后又冲着后面喊:“兄弟,姑娘要上车了喂,搭把手!”

文萱脑子还没转过来,行动倒是挺快。她提着行李箱颤颤巍巍地绕到卡车后面,很多只手向她伸了过来,文萱赶紧把行李箱递了上去,然后她自己又被拉了上去。

文萱上车后不停地说谢谢,一个身形魁梧的男人大手一挥,说道:“客气啥?来,坐好了哈。”说完走到前面,拍了拍车顶说:“老侃,走着。”然后,车子又“轰隆隆隆”地出发了。

文萱坐在小凳子上,手里捧了一杯他们递过来的热水,身体随着车子的前进摇摇晃晃。刚才那个身形魁梧的男人直接盘腿坐在车上,怀里抱了一只鼓,他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看着文萱说:“姑娘,来旅行的吧?怎么就一个人在这种地方?”

文萱老实回答:“车子在路上抛锚了,我想着走出去还可以截辆车。”

“那你运气还不赖,遇上了我们。既然遇上了,那就是缘分。来,给你介绍一下我们乐队的兄弟们。”他举起手机,依次照过去,“这是我们的的吉他手阿来,这是吹口琴的老六,这是玩手风琴的小孟,还有前面开车那家伙,我们的主唱,我们都叫他老侃,因为他老能侃了。”顿了一下,用力拍了一下怀里的手鼓说:“嘿,差点把我自己给忘了。我是打鼓的,叫老胡,你看我这一大把胡子就知道为什么了。”

文萱“噗”地一下笑了,心情也明朗起来,她也跟着自我介绍说:“你们好,我叫文萱,从深圳来的,目前是无业游民。”

“你是粤……粤人?”那个叫阿来的小伙子怯生生地问。他戴着黑框眼镜,穿着一套宽松的棉麻衣服,人看起来文文静静的。

“粤人?嗯……也对。”

“姑娘,你别介意,他是柬埔寨人,对咱华夏文化了解有限。这小子比较害羞,一见漂亮姑娘就脸红心跳脖子粗。”老六掐了掐阿来的脖子说。阿来扶了扶眼镜想反驳,但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低下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老六一点也不老,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岁,头上戴了一个黑色发箍,把长长的刘海都往后顺。他看起来像一个忧郁的艺术家。

“对了,你们乐队叫什么名字呀?你们这是要去演出吗?”文萱问,其实她一上车就想问。看着他们的打扮和手里拿的乐器,让人不能不好奇。

“哈,我们是赤脚乐队,别问我为什么,我们的音乐会告诉你。要是想听我们的音乐,记得到‘兄弟连’里来。”小孟边唱边拉了拉风琴,一脸浮夸的悲怆表情。他是个憨厚可掬的胖子,做这样的表情满是喜感。

文萱被逗笑了,但她马上又想起了一个问题,赶紧正色道:“我想问一下,你们有什么好的客栈推荐没,我还没找到地方落脚。”

“哈哈哈哈……”小孟发出一串仿佛能看见声波的笑声,把文萱下了一跳。老胡狠狠地瞪了小孟一眼。文萱看向阿来和老六,他们一个低着头,一个瞄了瞄老胡,脸上都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文萱把疑惑的目光投在老胡身上。

老胡憋红了脸,眼珠子转了半天然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去哪都不能去那!”

“那?是哪?”文萱问。

“哈哈哈哈……”小孟又发出一串笑声,“那是他ex那!超姐那!那是‘陌生人’客栈!”

“死胖子!”老胡怒吼,“不要在我面前提她!”

小孟往后一缩,用手捂住嘴。倒是老六冷静,他问文萱:“姑娘,你是过来旅行几天就走还是打算长住?”

文萱想了一下,说:“长住。”

老六拍了拍老胡的肩膀,说:“‘陌生人’最近生意不太好,体现你大度的时候到了。”老胡瞥了一眼老六,沉默着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老六一拍手,“姑娘,你有地方落脚了。‘陌生人’也招长租的,你喜欢的话可以考虑一下长租。不过我真心推荐这家客栈,环境幽静,设施齐全,价格公道,总的来说,性价比还是挺好的。”

文萱实在好奇他们口中的“超姐”和她的客栈,就一口答应了。

小孟看起来比她还要兴奋,就好像落魄了好久终于找到落脚点的人是他。他一下子站了起来,颠簸的车子也阻挡不了他的脚步,他一下子跑到前面,拍着车顶喊道:“侃哥,‘陌生人’走起!”

“好嘞!这下又可以找乐子了。欸,老胡,我发现你可以啊,够坦荡,是个爷们!”正在开车的老侃把一只手伸出车窗外,还竖起了大拇指,也不管后面的人能不能看到。“今儿大家伙的这么高兴,还第一次有姑娘上了咱的车,咱唱首歌庆祝庆祝?”

老胡黑着一张脸不说话,老六和阿来看他的脸色,也不说话。倒是小孟很没眼力价地带头唱道:“嘿耶咦欸嘿……”

老侃接下一句:“你这个可爱的姑娘……”

然后他们一起合唱:“说你漂亮你还害了个羞虽然大家伙都知道我见了姑娘就胡说八道嘿耶咦欸嘿你这个害羞的姑娘谢谢你那个冬夜里的吻虽然只有短短几秒但它让我冬天不再寒冷……”

文萱看着他们这样热情洋溢唱歌的样子,觉得这真是一群有意思的人。

几分钟之后,车子在‘陌生人’客栈前停了下来。他们依次下了车,除了老胡。

“怎么?你不进去啊?你该不会是怕了吧?”老侃故意激他。

“谁怕了?不就是个娘们吗?”

“那你下来啊。”

老胡犹犹豫豫地扯下自己的头巾,抓了一把头发说:“你叫我下我就下啊?老子不屑跟那娘们拉拉扯扯的,这泼妇!”

“你爱下不下,还要赶着演出呢,赶紧的,速战速决。”老六说。

文萱拉着行李箱走在前面,他们三人跟在后面,看上去像是她的保镖。有行李箱的轮子在地上“骨碌骨碌”滚动的声音造势,他们四个人愣是走出了一支军队的气势,浩浩荡荡地走进客栈。

客栈老板阿超正在柜台前看杂志,听见声音抬起头来,首先看见的是老侃他们,然后她的目光越过他们向外面望了望,确定不会看见某人了,才收回目光,懒洋洋地说道:“住店啊?”

老侃嬉皮笑脸地凑上去,“你刚才在看什么?他怕是不敢进来了。”

阿超啪地合上杂志,白了他一眼,“我什么都不看。他敢进来试试!”

“好了,别废话了,我们还要赶着去演出呢。这姑娘要住店,你帮她安排行了。”老六说,然后又转过来问文萱:“姑娘,剩下的你自己处理可以吗?”

文萱赶紧点头如捣蒜,“可以可以,真是太麻烦你们了,谢谢真的谢谢。”

他们没有客套,摆摆手转身就走。走出门口之前老侃故意大喊了一句,老胡,糊了糊了!阿超抓起书就往外扔,书以一种凶狠的姿态不偏不倚地打在老侃头上。老侃一声不哼也没有回头,若无其事地照样昂首挺胸向外走,留给她们一个潇洒的背影。文萱看得目瞪口呆。但后来的后来她才知道,老侃不回头并不是因为他练过铁头功,而是因为他怕自己一回头阿超会举着刀冲出来和他拼命,所以他不敢回头。他是咬着牙忍痛走出去的。

他们走后,阿超连看都不看一眼掉在地上的书,自顾自地在柜台里找钥匙。文萱站在原地,看看阿超再看看书,不知道该捡还是不捡。

“走吧,美女,我带你上楼看房间。”

文萱拎起行李跟在她后面。上楼的时候阿超问起文萱和赤脚乐队他们是怎样认识的,文萱把自己今天的悲惨遭遇简单地说了一下。阿超听完之后,撇撇嘴,只说了一句:“老娘都没有坐过那辆破车。”

看完房间后,文萱一下子就交了三个月的房租。在她原本的计划里,有很多地方要去,在大理最多也就停留一个月。但她发现,她已经有点爱上这个地方了。因为这里有很多有意思的人。而且,她也想知道老胡和阿超之间的故事。以前文萱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八卦的人,但他们的故事,还是值得自己去八卦的。还有就是,她觉得,住在这里也可以离这群有趣的人近一点。

文萱收拾完东西洗完澡,坐在床上吹头发,然后收到了一条短信。文萱打开一看,竟然是今天那位司机大叔的。短信里的内容满满的都是担心和关怀,文萱觉得心里暖暖的。她给大叔回短信说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情况,还不忘说谢谢。文萱这一刻的心里非常肯定,出来旅行这个决定是对的。虽然一开始出师不利,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感谢今天遇到的好人。

打完电话回家报平安后,文萱登陆微信,群里有一百多条消息,都是在召唤她的。文萱看着段文芝于洋和菲菲这么担心自己,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她回复了一个装酷的表情,说,姐姐我已安全到达,此刻正坐在客栈舒适的大床上回应你们的召唤。

菲菲:谢天谢地,你终于回复了,我还以为你被拐了呢。

段文芝:艳遇呢?艳遇有没有?

于洋:白天鹅,你终于飞上蓝天啦,上面的空气还好吗?

文萱:……

果然是朋友啊,客气的问候一句都没有,上来就直接甩出自己的个性。

文萱:接下来都不要说话,因为我要把我今天的奇遇详细告诉你们。

菲菲:小板凳已准备好,坐等直播。

段文芝:那我正好去敷个面膜。

于洋:那我为那片即将被浪费的面膜默哀。

段文芝:于洋,你什么意思!!!

于洋:字面上的意思,简单明了。

菲菲:各位看客请自觉遵守秩序,不要讲话。

段文芝:于洋,你个***,竟敢侮辱本宫的美貌!

……

文萱忽略接下来的那一场混战,手指飞快地打字,把今天的遭遇完整地呈现出来。

几分钟后,段文芝发来语音:先上黑车又搭陌生人的顺风车,你离被拐也不远了,怎么一点危机意识也没有?

菲菲:想想就后怕,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不能有侥幸心理啊,出门在外要多个心眼。

文萱:好的,下次注意。但我这次遇到的真是好人,他们被你们这样质疑岂不是很冤?

于洋:就是,人平安就好了,不要没完没了地说教了。你们就当我们的白天鹅想接接地气,坐个黑车搭趟顺风车什么的。

文萱:说什么接地气,本来就是地面上的人,难道你还是飘在空中的不成?还有,不要再叫我白天鹅了!

于洋:那作为飘在空中的我向地面上的你发来亲切的慰问,火车上的套餐好吃吗?

文萱:车厢里飘着一股泡椒和脚丫子混合的味道,我什么都不想吃,所以我不知道。

段文芝:泡椒?脚丫子?我怎么想到泡椒凤爪了呢?

文萱于洋菲菲:滚出去!!!

经过这两天的奔波,文萱算是身心俱疲的,和他们东拉西扯地聊着聊着就睡着了,任由手机在手边不停地震动。

于洋:咦?文萱怎么不说话了,睡着了?

段文芝:白天鹅……

菲菲:天鹅……

于洋:鹅……

她,他

她,他

作者:潘小诺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这是一个用主角来衬托配角,用配角来成全主角的故事。

小说详情
友情链接:足球直播  足球比分  漫画台  小说网  亚冠直播网  笔趣阁  亚冠直播网  超级杯直播  亚冠直播网  亚冠直播网  直播吧  直播网  法国超级杯  欧冠直播网  亚冠网  亚冠直播  小说网  金沙  188比分  六合网  欧冠网  亚冠直播网  188比分  欧冠直播  直播吧  六合网  欧冠网  球探网  漫画  欧冠直播在线  足球直播  亚冠直播网  超级杯直播  金沙  六合  金沙酒店  金沙酒店  小说  男篮世界杯直播  亚冠直播  漫画  亚冠网  男篮世界杯直播  小说  直播网  亚冠直播网  六合  漫画台  亚冠直播网  法国超级杯  欧冠直播  足球比分  欧冠直播网  球探网  欧冠直播在线